主页 > 掌机新兴 >常在意自己的外型缺陷甚至屡次整形? 新文明病「身体臆形症」比 >

常在意自己的外型缺陷甚至屡次整形? 新文明病「身体臆形症」比
2020-07-08

最近一、二十年来,整形风使韩国的整形盛行率名列世界第一,女性脸形的相似性,也冠于全球;台湾的整形医院也如雨后春荀,随处可见。40年前被视为雕虫小技,甚至被外科列为不务正业的美容整形,竟然成为摇钱树,真令人始料未及。不知道是社会的发展,让人越变越丑?还是人们对自己外形越来越厌恶?

40几年前,当我还是住院医师时,曾遇到过一位中学小女生,她因不断照镜子及抱怨脸上的青春痘很大、很难看,拒绝去学校和外出,并曾数度自残及要求整形而住院。她的青春痘,在外人看来(包括我)并不明显,可是却对她造成难以忍受的挫折。在诊断手册中,我无法找到适切的诊断,因此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只有给予抗鬰剂及简单的心理治理。

这样的结果让我相当挫折,这是我第一次失败的个案,当时,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幺她对如此微不足道的脸上缺陷,会如此在意。事实上,人类何时开始恐惧自己外型缺陷的历史已不可考,不过,因过份执着于自己身体某部位细微或微不足道瑕疵而造成身心严重困扰的现象,在十九世纪后期已在欧洲引起关注,并被称为臆形恐惧症(dysmorphophobia)。

佛洛依德在其Wolf-Man的个案分析中,即曾描述个案有过分注意自己鼻子的症状。在那个年代,转化型或解离型歇斯底里(hysteria)随处可见。因此,精神分析最早将它视为因心理冲突/挫折所产生的焦虑,被转化成身体症状所造成。

直到1980年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第三版DSM-III,才被正式被笼统归在拟身体障碍症(somatoform disorder,生理上找不出明显病灶,却出现身体症状的抱怨)中。到2000年DSM-IV-TR时,才正式将其定名为身体臆形症,而成为拟身体碍症的一个亚型,2014年DSM-5再将它划归入强迫症及相关障碍症之项下。

跟据DSM-5诊断手册,身体臆形症的诊断条件:

1.对他人难以察觉或视为微不足道的身体外形缺陷,耿耿于怀。

2.在病程中,至少有一段时间会对自认的缺陷,出现重覆的行为(如照镜子检查、过度的刷洗、抓皮肤、不断要求他人保证等)或与他人比较。

3.造成社会、职业及其他重要领域的功能障碍,若缺陷明显或因饮食障碍而造成对体脂肪或体重的在意,则不被列入。

用通俗的话来讲,身体臆形症就是指一个人「察觉」(有部份人认为是病人的想像)到身体某些特定部份微不足道的缺陷,强迫性(重覆且难以控制)的耿耿于怀,且影响了日常应有的功能。

常在意自己的外型缺陷甚至屡次整形? 新文明病「身体臆形症」比Photo Credit: Corbis/达志影像

对身体臆形症的了解,所得资料并不多。根据美国一份对大学生的调查报告,提到约有一半以上的大学生曾经对自己身体的某部份表现过在意,25%的人曾因此而受到某种程度的情绪影响。在盛行率的研究上,美国的点盛行率(point prevalence,即在某一特定时间内的盛行率)约为2.4%,性别差异不大(女2.5%,男2.2%)。

美国以外的国家(如德国)约在1.7%到1.8%,性别差异亦类似。身体臆形症病人在意/困扰的部位,可以是一处或多处。跟据美国有限的初步调查资料,依次为:毛髪(63%,头髮最多,其次为鬍鬚、其他部位的体毛等),鼻子(50%),皮肤(50%,青春痘最多,其次为脸上线条、其他皮肤问题等),眼睛(27%),头、脸(如脸的形状、大小等),整个体形或骨架(20%),嘴唇(17%),脸颊(17%),牙齿(13%),乳房、胸部肌肉(10%)等,几乎可含括身体的大多部位。

有这些倾向的人,就医则往往集中在某些特别科别,在这些科别的病人中,身体臆形症所佔的比率不低,例如,皮肤科,佔9%-15%;美容整形科,美国佔7%-8%,其他国家(有调查资料者)佔3%-16%;成人骨科佔8%;口腔、脸颚外科佔10%,这也是这些科别容易产生医疗纠纷的可能原因之一。

我即曾看过一位接受双眼皮整形手术的病人,虽然看不出有否明显缺失(事实上,我觉得手术相当成功),却仍不断要求医师更正缺陷的例子。身体臆形症发病的中数年龄,约在16-17岁。个案,通常在12-13岁时,即出现若干抱怨,随后逐渐明显。约有三分之二的人在18岁前发病,病程常呈现慢性化。

它的确切病因,仍未明。因为,病人想像中的严重身体缺陷,究竟是感官真的有问题,还是在接受和传递所看到信息的过程出问题,或者仅是纯粹心理运作(自身的想像或期望)的问题,很难澄清;何况其中还夹杂了複杂的社会、文化因素,一直困惑着精神医师界。对它的治疗,和我40几年前一样,使用抗郁剂(因其具强迫症特质+忧郁情绪)和心理治疗,多少有所帮助。

至于整形,因为问题(可能)是出在病人的主观的感受,而非客观的需要,帮助不大,甚至可能衍生不必要的併发症。英国前名模Alicia Douvall曾花费100万镑整形300次,即是一个着名的例子。两年前,她提到自己的手术「成瘾」,可能是和身体臆形症有关。

对美的概念,虽然常因时代、社会、文化而不断改变,不过人类爱美的现象,却是歴久不衰;花在关注自身外型的时间似乎也愈来愈长,花费也愈来愈多。从琳琅满目的化粧品、保养品及林立的医美诊所,即不难看出。

如果,你对微不足道的身体缺陷耿耿于怀、寝食难安、生活变调,甚至屡动整形手术时,不妨思考一下,除了调整自己对身体的认知外,尝试学习和微不足道的缺陷共存。否则,焦虑、忧郁情绪和心理挫折,恐不易将其挥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