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论坛 >科学研究告诉你:「不整理」才能让你的人生开创新局 >

科学研究告诉你:「不整理」才能让你的人生开创新局
2020-07-27

我有个坏习惯,心中一直感到很惭愧,就是我很不爱收拾整理。

从前在国外唸书时,很多朋友因为我这习惯「慕名」到我宿舍参观,现在则是争先恐后到我办公室打卡,然后上传到脸书——因为它们真不是普通的乱。除了要忍受各种冷嘲热讽,我也怀疑这算不算心理疾病:究竟是我没有组织整理的能力?还是懒成了一种「乱癖」?

但当我读了《不整理的人生魔法:乱有道理的。》(Messy: The Power of Disorder to Transform Our Lives),几十年的心病,突然间就被疗癒了。比seafood还有效,真是感恩混乱、讚叹混乱。这本书我一定会让我家人拜读,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应该开宗立派,让信徒捐赠劳斯莱斯名车⋯⋯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作者提姆.哈福特(Tim Harford)是《金融时报》资深专栏作家、BBC广播节目主持人,他的《谁赚走了你的咖啡钱》(The Undercover Economist)我也曾拜读,从生活小经验中发掘许多经济学大道理,许多介绍经济学观念的书籍文章都受其启发,是我早期学习经济学知识的入门读物。另一本《亲爱的卧底经济学家》(Dear Undercover Economist),也用生活化的例子引介许多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要观念。

这本《不整理的人生魔法》读起来趣味横生,用许多的故事铺陈让人见识一个跟过去认知很不一样的世界。家长老师循循善诱地教导我们,要好好用心地打理居所和办公环境,才能提高生活品质和工作效率;即使像我这个把住家和办公室搞得乱七八糟的大忙人,心中仍会希望有个整齐的环境,至少不要丢人现眼。

然而《不整理的人生魔法》却用一个又一个实际又重大的案例,告诉我们不需太过担心混乱的状况,因为杂乱无章自有其内在的力量,能提升我们的创造力和韧性,而且效果还超乎想像。

过去有篇内容农场的文章,指出工作环境或房间混乱的人智商更高,我在脸书分享了那篇文章,可是有朋友愤怒地认为那是伪科学。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还好有《不整理的人生魔法》这本不可多得的好书,用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及脑科学的研究来一一还原真相,让我们学习如何藉混乱来大捞一笔,哦不,提高创意和韧性。如果打不败混乱,就乾脆同流合汙吧。

书中提到的有趣案例实在太多,堪称奇葩大集合。我最喜爱的例子是MIT的20号馆 ,那是奇葩中的奇葩。美国大学的馆舍一般都盖得不错,尤其是私立院校,不像台湾受限採购法,许多公共工程只能以最低标,低品质完成。可是,MIT的20号馆,简单说就像个超大型木造违建,是为了应付二战时研发雷达的特殊状况,军方临时搭出来的,里头乱七八糟。

战后,MIT基本上是把需要空间的实验室全往里头塞,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单位都有。因为MIT的20号馆不是精心设计的建筑,里头的科学家可以完全不鸟校方对馆舍的严格规範,几乎可以尽情胡搞瞎搞;例如为了要放置大型原子钟,他们直接开挖地板和天花板,为了进行特殊实验,管线任意拉、任意牵。如果是在一般馆舍,申请变更的作业、公文往返就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再富创意的构想,等应付完官僚,菜都凉了。

另外,MIT的20号馆房室编号系统杂乱无章,有如大型迷宫,所以在里头研究的科学家时常迷路或者跑错房间,让许多原本宅在自己研究室不太出门的科学家互相认识,然后一起嘴炮激发出合作火花,挑战前所未有的领域。所以它不仅是骇客发源地,还孕育出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和新科技先驱。

MIT的20号馆揭示:一个好的馆舍,重要的不是漂亮或新颖,而是能提供里头进行创新创意研究的人多大的自由。很多美国现在不可一世的大企业,如亚马逊和苹果,都是在乱糟糟的车库里创业的。另外,MIT的20号馆促成许多原本不会产生的团队,人都是喜爱舒适圈,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工作最愉快,自我感觉太良好,实际绩效却很差;但一个令人尴尬的陌生人或异议份子可能让团队更易突破困境,表现更优异。许多研究也发现,在多元多样的环境,人们的学习和工作成效愈好。

当然,意见愈多样,凝聚力就愈弱。然而,有些创新创意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凝聚力,弱连结的力量更强。《不整理的人生魔法》有另一个很奇葩的例子,是发表论文数量最多的「纪录保持者」、匈牙利数学家艾狄胥(Erdős Pál,1913-1996)。他居无定所,全球趴趴走,住在合作者的家中,和他们讨论以及指点迷津。他生活不规律,一旦半夜肚子饿,就会敲锣打鼓,叫醒屋主弄东西给他吃;待腻了,就换到另一处继续胡来。他同时间与多方合作,不断展开新计划;在六十年间,他独自或与人合作写出一千五百二十五篇论文。

因为艾狄胥合作过的数学家实在太多,有人还发明了艾狄胥数(Erdős number),用来描述数学论文中一个作者与艾狄胥的「合作距离」。菲尔茨奖获得者的艾狄胥数中位数最低时为3。艾狄胥的艾狄胥数是0,与其合写论文的艾狄胥数是1,一个人至少要k个中间人(合写论文的关係)才能与艾狄胥有关联,则他的艾狄胥数是k+1。例如艾狄胥与A合写论文,A与B合写论文,但艾狄胥没有与B合写论文,则A的艾狄胥数是1,B的艾狄胥数是2。

我相信艾狄胥在这种工作过程里,一定有许多意料之外的发现。我们一般都希望事情按计画进行,但是计画赶不上变化,如果遇到突发事件,是该惊慌失措,还是老神在在、处变不惊?爵士乐大师凯斯・杰瑞(Keith Jarrett)的颠峰之作,竟来自一架琴键有问题、踏板卡住、音不準的钢琴。

正常来说,演奏家不会想用那部钢琴,但年轻的策划人承受极大的压力,请求杰瑞无论如何都要演奏,否则她不知如何面对即将暴动的观众。结果那场演出异常成功,观众如癡如醉,原声带大卖三百五十万张——那部烂琴让他被迫放弃乾涩的高音,尽量在中音域发展,而且音量太小,让他不得不全力弹奏。这两个该死的元素融合在一起,成就了一场神奇的演出。

对需要进行创意工作的人来说,专注力当然很重要,可是容易分心,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有研究发现,患有注意力失调过动症(ADHD)的人,在实验室中表现出的创造力比一般人强,在现实生活中也如此。有次在禅修时,我们要数数字以集中注意力,法师说了件趣事,说有位数学家打坐时无法数数字,因为他一数数字,脑中就分心要作数学运算。恰当的神游,恰好可以是创意的源泉,不过专注力当然还是很重要,那是把创意付诸行动的力量,否则就只是空谈和嘴炮。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真的是本值得大力推荐的好书,除了我可以有藉口不必收拾整理(误),更重要的是,这是本指出在知识经济中杀出红海前进蓝海的启发读物。不管是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强调整理和整齐的重要,制服仪容要整齐、课纲也要整齐、班表也要整齐。没错,科学管理方式提高了工业社会的效率,在血汗工厂工作不需要创意,创意甚至可能造成不易预测的危险。

然而,有许多工作极需创意,例如科研、行销、艺术等等;教育常常扼杀创意,而需要创意的工作却愈来愈多,因此产生所谓的学用落差,这不仅是学校无法配合产业需求(爆肝员工)而已。

台湾经济发展在这十多年陷入停滞不前的危机,除了产业因为许多补贴和保护而没有足够的诱因升级,政府在法规上力求整齐恐怕也是另一项重要原因。台湾公务员因为怕事而扩大法规解释,常常只防弊而不兴利,近年台湾最富创意的高阶人才,因环境不良而流失到国外去的,恐怕也有百万之谱。

我二十年前来台湾唸书时,台湾刚民主转型,社会乱糟糟的,但是充满活力和希望,不像现在这幺苦闷。曾有笑话说:「香港,一切允许,除非法律禁止;新加坡,一切禁止,除非法律允许;台湾,一切允许,包括法律禁止;中国,一切禁止,包括法律允许」,但二十年过去了,法治观念大幅改善,可是却落入「一切禁止,除非法律允许」的绑手绑脚的地步,新加坡反而变成「一切允许,除非法律禁止」。只要和公家机关打过交道,尤其是有关金融业和青年创业,要浪费多少时间精力在符合规定,嗯,你懂的。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给了我们和混乱为伍的好理由,但无厘头的混乱并不见得是良方,况且不是所有工作都需要混乱来提高创意,有些工作只要有分毫差错就会闹出人命。你不会希望你的高铁司机飙车时、有医生开药或动手术时即兴发挥创意吧?

《不整理的人生魔法》从众多案例的混乱中,整理出从乱中求胜、必须练习的心法:

「把握意外」,即使一手烂牌,也能玩转人生「包容不一样的人」,距离远的弱连结,比同温层给你更多「接受随机冲撞」,比按计画行事,更能把事做成、做大「对内有黏着力、对外有桥接力」,冠军团队最器重这种人才「力用工余」,人生无限宽广,一生只做对一件事太可惜「扩展视野」,确保边际效益递增,小心太专注反而效益递减

準备好让《不整理的人生魔法》来乱一下你的人生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